笛安把02机器人研发制成了。
    但是他很快发现02真的只是智能机器。
    因为时间紧迫,他没办法找到合适的人体纤维组织,所以02全身都是精刚打造,单从外观看就是机器,和人完全不搭边。此外,02根据程序设定,有板有眼,所有的行为和对话都是统一的回答模式和行为轨迹。是很智能,但是绝非自主。
    笛安敏锐的发现零翌其实就是个bug,是个能产生自我意识,有人类思维组织的机器变异体。
    这就让笛安心生强烈的警惕之心,虽然他几次扫描零翌的销毁程序始终是存在的。
    可是零翌太有自主性,令他不得不防。但是零翌提出来的条件又极具诱惑力,让笛安明知诱惑充满了危险,依然一头栽了下去。
    瞿东向的下落还是被各方势力得知。毕竟望帆远能够抽丝剥茧查到的事情,其他几个精明大佬终究能够察觉。
    瞿东向落在燃坤的手里,每一分停留都是危险。笛安这次准备亲自出马去救人。
    步西归被明斋之盯死,根本不可能远航。望帆远一国之君,坐镇皇宫,更加不可能离开。
    这个时候,笛安就觉得天大地大,都没有自由身份来得畅快。
    他开着军舰,迎风破浪,心里想的是见到燃坤时候怎么把他宰了。
    笛安开着军舰,后面还跟着一艘航母出海的消息震惊朝野。
    除了几方势力外,谁都想不到这番兴师动众,只是为了救个女人。还以为国家要打仗了,笛安作为军火商,一定是加快速度在研发打造海上武器。
    “我再说一遍!步西归!国家不是你一个人的。”明斋之再一次怒火中烧的冲进了元首官邸,拍着桌子对着步西归怒骂。
    步西归从堆积如山的公文桌前抬头,他沉了沉眼神,不怒自威的气场随即蔓延开来,令人望而生怯。
    可是明斋之不会惧怕,他冷笑一声,讥讽道:“没想到咱们的步大元首有了女人就变成了小绵羊。”
    并不搭理明斋之的挑衅,步西归冷淡的下了逐客令:“出去——”
    “我会走。但是步西归!你不要忘记了,你是欠了一条人命才坐在这里的。国家管不好,干脆回家奶女人去!”丢下话后,明斋之忿恨离去。
    眼见明斋之离开,步西归放下手中纸笔,手撑额头,抿捏起了眉头。
    他自然也知道明斋之发火是有理由的。
    笛安就这么带着人,开车军舰航母出海了,不过说国内恐慌,就是周边国家本来就形势紧张,现在几乎是一触即发的危机。
    如果换了以往,他半步也不会让笛安踏出去。当然笛安也绝对不会去做这样的荒唐事。
    是的!做梦也想不到的荒唐事,他们几个这次都做了。
    他默许笛安离开,因为只有他可以名正言顺的远航救人。
    燃坤的风评无人不晓,自从他中毒之后,心理上就越发扭曲变态,在性爱上几乎无不以折磨女人为快乐。以前他远渡在海外,糟蹋别的国家女人,他也就放之任之。
    如今想来,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心里万分懊悔,夜不寐,想到瞿东向在燃坤手里,不知道该如何的生不如死。
    他心如刀绞,如果不是必须要稳定住局面,他早就抛下一切去救人了,哪里轮得到笛安英雄救美。
    明斋之出了元首官邸,回首而望,眼神凶狠,犹如豺豹般。
    “让他们先别急着动手。在笛安来之前,先让燃坤多玩玩那女人。如果玩死玩残了最好,省的我费劲了。”让机要秘书附耳上前,明斋之小声下了新的命令。
    “是!我这就给突击小组下命令。”
    有人着急,有人就会看好戏。逸骅两手捏着薄薄一片纸,站在了纹风冷木屋外,轻叩屋门,幸灾乐祸道:“别窝着了,你徒弟快死了。”
    屋内毫无动静,里面的人也纹丝不动。
    逸骅好心肠的解释道:“她落在燃坤那小子手里。那小子玩起女人,确实不会死,但是那小子能把女人玩残玩废了。和掩空来一个套路。”
    纹风冷依然没有开口,他心无旁骛,沉浸在修炼之中,似乎根本不担心瞿东向安危。
    逸骅在外面等了半天也不见有纹风冷的动静,他心里明白了——瞿东向貌似凶险,实则无碍。
    瞿东向受了纹风冷传承,弟子一旦有事,纹风冷必然能够感知到。
    如果瞿东向真的有了危险,纹风冷一定会出手相助。
    这番试探的结果让逸骅对瞿东向充满了好奇。这个女人落在了燃坤那混小子,居然还能够全身而退?
    这女人是铁打的呀?
    逸骅看了眼手中的情报,不由嗤笑了一声,眼底泛起了有趣的光亮
    除了纹风冷和刺探到结果的逸骅外,所有人都以为瞿东向在燃坤身边水深火热——
    “瞿东向——你给我死进来!”燃坤咆哮的声音传遍了整个甲板。
    燃坤手下的人面面相觑,谁都知道自家的老板是个火爆脾气。被他们老板咆哮怒骂的女人此刻就站在老板卧室门前,一派轻松自得的样子。
    说来也奇怪,一般落入他们老板手里的女人,都超不过叁天,几乎都玩的没有了人形,只有眼前这个女人,还伶伶利利,蹦蹦跳跳。
    当真是稀奇——莫非自家的老板看上了人家,改邪归正了?
    瞿东向站在燃坤房门口,用手掏着耳朵,嫌弃的皱了皱眉头。
    她又不是聋了,这死变态至于吼那么大声吗?转而一想,现在中气那么足,应该是春药的发挥还没彻底上头。
    瞿东向推门而入,看着床上扭捏着双腿,赤红了双眼死死盯住自己的燃坤,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她笑时眉眼弯弯,像是柳月上了树梢,浅浅的散发着光芒,到是让燃坤看了晃了一下神。
    瞿东向一拍双手,对着燃坤做着鬼脸,大呼过瘾道:“有句话用在你身上最合适不过。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天道轮回,苍天绕过谁。”
    原本晃了神的燃坤虽然没听过她说的话,可是不影响他理解这话的意思。
    他捂着裤裆,直起身来,咬牙切齿道:“瞿东向!老子宰了你。”
    ps:所以燃坤的明天是下一章而已。哈哈,必要的全局剧情走向不可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