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东向苏醒的时候,觉得浑身上下带脖子一起,像被群马踏过一般疼。
    “系统。是哪个王八蛋趁着我昏迷,又捅了我几刀?我怎么连喉咙都发不出声了?”瞿东向在心里狂喊,怎么纹风冷救了她以后,她伤的更重了。
    这一问系统带着哭腔道:“宿主!吓死我了。昨天逸骅过来直接掐你脖子,幸亏纹风冷及时赶到,就差一步你就断气了。”
    “逸骅?那家伙想杀我的心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不是我现在有利用价值,估计早就弄死我了。这次是因为什么刺激他了?”
    “因为纹风冷救你的方法。好像泄了纯阳之气。”
    “这个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守身如玉了几百多年,为了救我,破了童子身?纹风冷这是学习了马列主义?搞起真善美?”
    “哦,对了!宿主,你昏迷的时候纹风冷心魔成型,离开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那天纹风冷救助你的时候。”
    瞿东向一听顿时破口大骂起来:“好你个纹风冷,我说你怎么纯良起来。搞了半天,几百年来一直变态,还越来越阴险。”
    瞿东向骂完以后也认命了。
    反正心魔那个大变态,纹风冷不算计她,她也要主动去招惹的。
    变态多了不用愁,随便几刀都能救。
    正在这时,瞿东向听到推门声,她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看见逸骅满面春风的进来。
    “哎呦,咱们女壮士醒了?”逸骅调侃着,一屁股坐到了瞿东向身边。
    瞿东向没办法开口,一张嘴她就嗓子痛,一痛她就想到系统说这死男人对她下黑手。
    她眼珠子转动,看向了自己赤裸裸的身体,努了努嘴巴。
    逸骅幸灾乐祸:“你身上那都是纹风冷的宝贝,洗不得。”
    滚!都干掉了还宝贝个屁啊。不知道黏在身上不舒服吗?
    瞿东向瞪眼龇牙,受伤的喉咙只能发出微弱的漏风声。
    “小东东,你怎么了?疼啊?乖啊——谁叫你那么英勇,居然舍命挡枪。”逸骅状似没有看出瞿东向眼中含义,一脸心疼关切询问。
    贼喊抓贼!
    瞿东向嫌弃的翻了翻白眼。
    “小东东是不愿意看到我吗?我本来还想抱着你去沐浴的,既然你那么讨厌我,我还是把山下等着的那几个人喊上来帮忙吧。”逸骅不怀好意的对着瞿东向挤了挤眼,作势起身。
    等一下!
    山下?几个人?
    要死了!!她现在浑身赤裸,全身都是精液,被那些男人要是看到了。难道和他们解释那是纹风冷在救她?那些男人会不会群撕了她啊?
    “呃——呃!”破损的嗓音从瞿东向喉咙里急切的发出。
    逸骅凑近到瞿东向脸前,嬉皮笑脸问道:“怎么了?小东东又舍不得我了?”
    逸骅这只白眼狼,当面一笑,背地一刀。
    老娘我忍!
    瞿东向眨巴了一下眼睛,咬着牙后跟,勉强扯出一丝笑对着逸骅点头。
    逸骅满意的笑了笑,得了便宜还卖乖:“哎,伺候病人这种事情多吃力啊。不过既然是小东东挽留我的,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吧。”
    我求你个大头鬼!等我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瞿东向心里头狂骂,面上只好摆着笑,和逸骅一起相视而笑,各怀鬼胎。
    逸骅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整瞿东向。
    他早就看这个女人不爽了,在监狱的时候他就想动手弄死她。结果她还真没撒谎,居然能派这么大用场。
    现在不能弄死她,恶心恶心她也好。
    逸骅将瞿东向搂在怀里,走去沐浴地方的时候,脑筋就在动着坏心思。
    瞿东向也在动脑筋想对策。
    她当然知道逸骅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就是她现在伤重,用武力对付她,显然不现实。
    等逸骅走到目的地时候将她放下,瞿东向眼皮一撩,打量了四周就知道逸骅在玩什么把戏了。
    逸骅让瞿东向依偎在他怀中,他将捆住瞿东向双手的红色软绳抽开,又将瞿东向双手合拢,绳子重新扎上,还掉上了环扣。
    “小东东,纹风冷这里条件实在太差了,只好委屈你洗露天浴了。”
    瞿东向都懒得和他废话,鼻子哼了哼气表示了解。
    她有啥可害羞的呀?
    这是一座孤山,属于溯柒私产。四面空旷,纹风冷一人独占。
    她浑身上下早被这两个男人看光光了。室内看和室外看有啥区别啊——顶多光线好点,看的清楚点。
    瞿东向干脆视线远眺,想象自己在度假,享受日光浴。
    有句古诗怎么说来着:“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就让逸骅一个人响呗,该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逸骅何等精明,一眼就看出瞿东向对他的行为不为所动。
    他有时候确实琢磨不透瞿东向。她那点心思,谁都能看出来,却又看不透。
    说她勾引步西归他们又不全是,可是说贞洁正经又勾搭了那么多人。
    全裸在男人面前,居然毫无羞耻之感。但浑身上下和放荡淫贱又完全两码事情。
    逸骅当然没那么容易放弃,他还没开始呢,后面够瞿东向受得。
    他一甩手就将红绳挂在了树梢上,将瞿东向双臂高高吊起。
    “小东东,你看你没力气,我就先给你手挂树上支撑哦。这样我可以腾出手来给你擦洗。”
    瞿东向当然没指望逸骅给她一把椅子坐着。
    问题是——她伤口没好啊!痛!非常痛!
    瞿东向皱了皱眉,想要开口,喉咙里也发不出话来。
    逸骅手拿着帕巾,在盆里沾了水,拧干。先是动作规规矩矩,很轻柔的给瞿东向擦了把脸。
    然后放盆里洗净,再次拧干。手指碰帕巾,很小范围的避开伤口给瞿东向擦拭身体。
    因为擦拭轻柔,瞿东向感到舒服了,她眯着眼不由自主蹭了蹭逸骅的手,露出满意的表情。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该满足的时候就满足,痛苦的时候在痛苦。人生很多事情,并不是斤斤计较,规划的环环相扣就能圆满。
    逸骅被瞿东向那享受的小表情逗乐了。刚才还满脸皱巴巴挤在一起的五官,现在放开了像个打盹的猫。
    可是他并不是让她享受的。
    逸骅眼底簇起一道寒光,他一手抓住瞿东向大腿,然后抬起,拿过红线绑住,红线倒扣树梢上,将她一只脚高高抬起,两脚分叉,私处一览无遗。
    “小东东,为了方便我给你擦下身,先委屈你一下了。”
    再次沾了水,水略冰凉,透着那帕巾,一沾肌肤就颤,何况是那片娇嫩红肿之处。
    因为下身没有伤口,逸骅这次可就不客气的放开手玩了。
    ps:留言竞猜,下一章咱们逸大佬到底会不会动色心。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