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东向从系统那里得知是燃坤请来了海外名医救治了笛安的性命时颇为意外。
    这次燃坤出乎意料的行为让她打心眼里感激他。
    对于燃坤,瞿东向一直报以比较强的功利性,如果不是为了攻略,燃坤这样的小霸王,她恐怕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人和人的感情分很多类型。爱情的成分在现实中尤为复杂。
    或者很多时候,心动的是一刹那,长久的是相守。
    瞿东向觉得自己心口最柔软的一处地方被燃坤踩上了一脚。
    不过笛安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虽然名医暂时让笛安脱离了危险期。可是长久耗费了自己身体各方面机能,笛安即使醒来也会百病缠身的。
    还是要抓紧时间。
    可这回,轮到瞿东向发愁了。
    因为她找不到松醉霖了。
    是真的找不到!
    那日松醉霖如野兽一般索求了一夜后,第二日清早就消失不见了。
    瞿东向已经绕着这个城市找了好多圈,就是没有找到。
    按理是不可能的情况。
    系统按照她攻略的要求设定幻境。松醉霖是攻略对象,没有理由系统找不到的。
    可是叁天了,系统一点也感应不到松醉霖下落。
    要不是松醉霖好感度突破了九十,并且一直显示存在。瞿东向差点以为人已经自我了断,死在哪个角落里头了。
    松醉霖这种精神异常疯子,是没有办法按照寻常思维来推断他行为。
    瞿东向转了叁天,累的头晕眼花,此刻毫无形象的坐在街口啃着炸鸡腿。
    “系统!你确定松醉霖在幻境中吗?”
    “肯定在!他要是不在了,幻境早就自动解除了。”
    “可为什么你感应不到呢?”
    系统沉默了,良久片刻后有点颤颤巍巍道:“宿主!松醉霖好感度已经九十了!”
    “我知道,就是想不出他还能疯成什么样子?”千变万化的松醉霖,简直比多重人格分类还可怕。
    “那个——宿主。你有没有想过松醉霖为什么疯的?”
    瞿东向闻言陡然一僵,想到这种可能的她不由心头一颤。
    不是吧!
    这得疯成什么程度才会到如此恐怖地步?
    系统恐怕也觉得这种可能性太恐怖,连平时一贯四平八稳都声音都有些低了几个音调。
    “如果,自我意识毁掉到无人格化的话大概就找不到了。”
    瞿东向连鸡腿都啃不下了。
    她火急火燎,恨不得生出叁头六臂来。
    最好能飞!
    她一路飙车,真的是把无人的马路当做飞机起跑道来开。
    待赶到松宅的时候,瞿东向下意思吞咽了口水。
    松宅从外观上看还很富贵。毕竟当年松家是名门望族,显赫门第。
    如果不是生出了一个松醉霖,怕是绝对不会败落成这般田地。
    瞿东向伸手推开门,老宅大门嘎然而开,像是敞开的黑洞,内里无声无息的等待猎物进来。
    “感受到松醉霖了吗?”
    “没有!宿主!你要小心啊!松醉霖已经九十好感度了!”
    瞿东向不自觉腿肚子在打颤。
    别人都是越爱越深,越爱越甜蜜;松醉霖恰恰相反。他是越爱越杀,越爱越恐怖。
    她努力稳住不停颤抖的手脚,没办法也不能怪手脚不争气。
    实在是它们的主人被杀怕了,她都活生生经历了十几种死法,简直比永生还要痛苦。
    瞿东向几乎是同手同脚跨进院里的。
    松宅又被称为鬼宅,虽然在闹市区,周围一圈街道空无一物,所有人都不敢靠近,深怕沾了松家邪祟上身。
    明明是大白天,可松家院内硬生生光线降了几分,似乎连阳光都不敢浸透这个遭到诅咒的一家。
    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瞿东向觉得耳边一阵阴风刮过,令她汗毛倒竖,恨不得背上一座如来佛祖雕像在身保护自己。
    “松醉霖?”
    无人应答,空旷无人的院落四面高墙环绕形成了不小的回声作用。瞿东向一开口叫唤,立刻有黑漆漆深处飘出若有若无的声音。
    松醉霖叁个字被拖长,带着迭音,似乎像女鬼在呼喊。
    瞿东向闭嘴了。
    她头一次觉得自己声音真不咋样,听得人寒颤。
    深吸一口气,瞿东向想起了一首歌,很鼓舞斗志。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看准那敌人,把他消灭!把他消灭冲啊!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
    她已经不记得歌曲的前程往事了,反正她对以往的只有零星的常识性记忆,还有模糊的爸妈概念。除此以外,好像只要想起什么,又会立刻遗忘。
    瞿东向喊着冲啊!人就真一鼓作气冲进黑漆漆长廊了。
    她一进长廊,立刻摸索着开灯。
    人是向往光明的动物,任何的光线都能够安抚人心。
    待墙边按上了开关,整一条长廊随即灯火通明起来。
    并无任何异常!
    瞿东向长吁了一口气。
    真的是人吓人,吓死人。自己吓自己更可怕。
    松宅很大,经过长廊后,就是一片偌大的后宅。
    是一座座独幢叁层楼的洋房,彼此又都有长长通道连接。
    据说当初松醉霖屠杀松家所有人的时候,有些人没来得及跑,尸体卡在长廊处吊挂,异常惊悚。
    多么殷实的一个大家族,男女老少一夕之间全没了。
    房间太多,系统又感应不到松醉霖的位置。瞿东向上上下下跑了叁幢房间,累的急喘气。
    她浑身都跑得是汗,后背湿透了,黏糊糊衣服沾着后背,挺难受的。
    “这不是办法。还有那么多幢!系统,你总知道松醉霖小时候住的地方吧?”
    “知道!跟着我指引走。”
    瞿东向跟着系统指引方向走,却发现越走越偏,差不多都快走到松家宅院墙边了。
    “?松醉霖住哪?”
    “宿主!就你脚边啊!看到没?那个狗笼子。”
    瞿东向眼皮一跳,她是了解过松醉霖的。他的过往和幼儿时代畸变的原因。
    可是不对劲啊!
    松母明明很爱松醉霖的!
    怎么可能会虐待松醉霖睡狗笼子?
    “宿主!是松醉霖那时候主动要求睡那里的。别看现在笼子残破不堪,当时松母哭着把笼子全部铺好软垫的。”
    无数杂乱的想法犹如杂草一般在脑海中疯狂生长,然后没有规律的一下子涌在脑海中让瞿东向感到脑壳都巨痛起来。
    松母的爱,和主动睡的狗笼!
    “我知道他在哪里了!”
    瞿东向好像千头万绪之间突然拽出了一个线头,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了所有事情的根源。
    “松母的房间!快!”
    当瞿东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到达松醉霖父母曾经的住所时候。
    远远就看到松醉霖蜷缩在床边地板上,一动不动,犹如僵化了的尸体一般。
    “松醉霖!你醒醒!”
    *原文发自шшш.po1?.tш;微博:江潮月中落;请支持作者版权,感谢
    ps:这章过去一下剧情,后面松大佬高能剧情开始。
    免*费*首*发:win10.men | woo1 8 . v i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