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很多错,未必都值得;人生中很多罪孽,也不能被饶恕。
    当场景骤然变化成为过去的时候,一直匍匐在地的松醉霖身体一颤。
    过去那些痛苦和扭曲的记忆像是排山倒海的浪潮翻滚而入,深藏心底之中关于最后母亲那定格的容貌再一次鲜活起来。
    见到了期盼已久的母亲,让松醉霖本来已无波澜的心再起涟漪。
    深埋心底的那个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
    “老公,你回来了?”
    “是啊,怎么了?婷娉你身体不舒服吗?脸色这么差?是不是醉霖他又犯事了?”
    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松父原本轻柔的嗓音瞬间提高了几许。自己的儿子小小年纪就是个变态,任谁都会消磨掉自己的感情。
    被唤做婷娉的松母略微摇了摇头,踌躇了半天后道:“语华,我怀孕了。”
    再一次亲耳听到这个消息的松醉霖猛的抬起了头,眼神凶狠的射向了松母还未见动静的肚子。
    想起当年那个障碍物存在坏了一切事,依然能让松醉霖恨之入骨。
    时至今日,松醉霖从未反思过自己的一切行为。相反,他固执的认为造成一切的祸根都是那个未出生的孩子。
    眼前这情景,像是一场梦,可惜却不是美梦。
    他将视线又转到了一旁,看到了角落处关切盯住自己的瞿东向。
    他目光一冷,骤然回转,不愿将半分心神抛给对方。
    他已经打定主意不在靠近她了,又偏偏还要在他身边出现。他能够克制一次不杀她,不意味次次都能够克制这种魔鬼般的冲动。
    她究竟是懂还是不懂?
    窗边薄光微洒,投射在室内的四人身上,像是被隔开了一场时空禁锢的剪影,人生一场戏,戏里戏外都在上演痛苦。
    瞿东向瞥见了松醉霖的眼神,人在交错光线和阴影之中,周身被切割成边缘锋利的线条,喜和怒难辨。
    她无声的叹了一口气,知道最艰难的事情马上要开始了。
    那头松母和松父的对话依然在继续。
    松父几乎是喜极而泣,仿若绝地之时带来了生的希望。他将又有一个孩子,这一次孩子一定要健康正常才是。
    他小心翼翼的扶着自己的妻子入座,半蹲在旁轻声道:“有了孩子就不要这么思虑过重了,如今有了孩子,醉霖那里就不要经常跑了。墙根处,小道难走,别摔了碰了。回头我专门派人定时给他送去吃穿就行了。”
    虽然当年就预料到会有如此情形,可真的亲耳听到,松醉霖的面色凝成了一层寒霜,心里的怒火却烧的五脏六腑俱焚。
    松母没有搭话,只是沉默。
    四周突然一片寂静下来,松醉霖心口一抖,几乎罕见的抽痛起来。
    瞿东向更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当然知道松母将要说些什么,不禁把整个目光都专注在了松醉霖身上,浑然不觉整个空间正在诡异变化中。
    “老公。我不想要这个孩子。”
    “什么?”伴随松父不可思议的质疑声响起,原本已经心灰意冷的松醉霖将目光移向了自己的母亲。
    刚才?母亲说了什么?
    “老公,我是说肚子里的孩子我们放弃吧。”一旦将心中犹豫的话说出后,松母的表情反而坚定起来。
    “为什么?我们第一个孩子已经这样了,好不容易上天给了我们希望,你居然不要?”
    “正是因为醉霖是这样情况,所以更不能要那个孩子。”松母试图说服松父。
    但是松父完全不能接受这种说法,他何尝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健康康,可是松醉霖偏偏生来就是魔鬼恶胎,一个无法见到天日的孩子。如今终于峰回路转,自己的妻子却要放弃这样的机会?
    松母并没有动摇自己的决定,从她说出口的刹那已经为了松醉霖放弃了肚中孩子出生的机会。
    但是无可奈何——她的醉霖命如此之苦,再无可能有人会爱上他。若是此刻有这么一个孩子分担了她的爱,那么对不起的只能是她的大儿子。
    两人开始了争吵,像是泼墨了在屏幕之上,触目惊心。
    *原文发自шшш.po1?.tш;微博:江潮月中落;请支持作者版权,感谢
    松醉霖感到自己的心麻木起来,他没有去看争吵的两人,而是将目光下意识投到了站在最角落处的瞿东向。
    他看到了眼眸中全部的自己,那双眼睛如此清澈,全部都是他。
    她的脸素来洁净,不施粉黛,却在光线照射下透着如玉般温润暖意。
    他唇瓣开阖间,忍不住轻声唤道:“瞿东向——”
    瞿东向一直留心观察着松醉霖的状况,眼见他无恙,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
    听得呼喊,小快步到他身边,小心翼翼问道:“松醉霖你没事吧?”
    松醉霖张了张嘴,似乎有话想说,却未曾想到嘴一张,直接一口鲜血喷出,随即天旋地转,眼前一片黑暗。
    “松醉霖!”瞿东向一惊,伸手将瘫软在地的松醉霖搂进了自己怀中。
    幻境之中的松母恰巧激动的呼喊道:“我不能委屈了我的霖儿,他会以为我不爱他而伤心的。反正我心意已决,等过阵子我就做流产手术。”
    “松醉霖!你别吓我啊!”瞿东向急了,她伸手去探松醉霖鼻息,几乎连呼吸都若有似无。
    松醉霖的精神世界是一根擎天大柱,深埋的基坑里面充满了他的母亲和对母亲那种遗憾的爱。
    如今事实确实母亲根本没有放弃自己,是他一手毁了自己母亲的信任和爱,那种轰塌的真相足以要松醉霖的命。
    “宿主!快想办法!松醉霖生命值只有一半了。”
    瞿东向急得六神无主,她也是拿自己的命赌这一把。
    “松醉霖,你醒醒好不好?你母亲临死之前还是原谅你了啊。”瞿东向一边替怀里的松醉霖擦拭溢出的鲜血,一边试图做努力。
    毫无动静,只有系统关于生命值冷冰冰的声音。
    “只有叁十了!松醉霖在自我毁灭。”
    瞿东向咬了咬牙,扯着嗓门喊:“松醉霖,我爱你。难道你要再次抛下爱你的人吗?难道你舍得再一次辜负爱你的人对你的感情吗?”
    撕心裂肺的一顿喊叫后,瞿东向觉得自己双耳嗡嗡作响。
    松醉霖真的不能死!
    “宿主!停下了停下了!松醉霖的生命值停止下降了。”
    长吐出一口气来,还没等瞿东向缓过劲来,却听身后传来冷如冰霜的语气。
    “外面为你翻天覆地,你在这里搂着松醉霖卿卿我我?”
    骤然出现第叁人,惊的瞿东向猛的回头。
    却撞进了一双冷到极致,似高山孤寒般波澜不惊的眼眸。
    居然是掩空来!
    瞿东向惊吓之后随即反应过来。他们两个人以前玩过精神虐杀的游戏。
    所以松醉霖的精神世界,掩空来能在他微弱的时候进入。
    “来的正好。快和我一起救他。”
    纹风冷没动静,只是看了眼昏迷的松醉霖,不满的哼了哼气。
    “我为什么要救他?”?
    瞿东向直觉掩空来不太对劲。
    虽说松醉霖和掩空来纯粹是臭味相投的杀人搭档,两个变态也产生不了什么正常情谊。
    可直接用如此陌生的口吻拒绝,实在不像掩空来。
    “你?”
    没等瞿东向把话问完,脑海中系统已经大呼小叫起来:“宿主!不对啊,掩空来对你好感度怎么有九十了?”
    这是说天方夜谭吧?
    要是这些大佬们好感度能这么容易涨,她至于累死累活成这样吗?
    “你不是掩空来吧?”瞿东向顿时戒备的倒退一步。
    不满的皱了皱眉,掩空来出手就擒住了瞿东向手腕道:“我来救你的,你躲什么?”
    还没等瞿东向有所反抗,她另一只手腕被一股力道直接锁住反方向拉扯住。
    “瞿东向。你刚才对我说了什么?”
    是松醉霖!他醒了!
    瞿东向兴奋极了:“快,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
    松醉霖看似有些虚弱,但是拽住瞿东向手腕的力量却丝毫没有放松。
    “瞿东向,你刚才说的再说一遍。”
    面对清醒的松醉霖,瞿东向那一片真情实感就立马消散了不少。
    之前是权宜之举,在要开口就有些虚假了。
    松醉霖目光一冷,连说出都话都带出冰凌一般尖锐:“你刚才是骗我的?”
    杀意蔓延,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充斥整个空间。
    旁边掩空来毫不掩饰轻蔑之意:“伤成这样,还想留人?不自量力。”
    这肯定不会是掩空来!
    敌我难辨,瞿东向心一横,将刚才的话郑重其事说了一遍:“松醉霖,我爱你,你不要死,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讲完此话,瞿东向就默念各位神佛勿怪。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撒个小谎,就当她放了一个小屁。
    松醉霖闻言,眼中光彩绽放,整个人都焕发起了精神。
    “你爱他?”另外一边掩空来几乎咬牙切齿反问了一句,煞气顿生,整个空间都开始扭曲了,拽过瞿东向就要离开。
    “松醉霖,快和我走!”瞿东向急了,扭头伸手朝着松醉霖召唤。
    “是你说的。瞿东向!是你说爱我的,这辈子永远都要爱我,哪怕不爱我,也要假装爱我一辈子,永远都别想离开我。”
    当松醉霖主动伸手回握住瞿东向时候,一切空间开始虚幻起来。
    “宿主!恭喜你攻略松醉霖成功!目前九十二好感度,再接再厉!”
    “哎呦,这是出来了呀,呵,还一搂二啊?”
    瞿东向还在天旋地转,就好像听到死狐狸逸骅的声音。
    周围响起一片关切声,喊什么都有,听的瞿东向更晕。
    定神抬眸就看到逸骅正站她跟前,那双狐狸眼朝着她面上扫,眼波流转几许肆意调笑道:“瞿东向,你在里头风流快活,外头你男人快死了。”
    *免*费*首*发:ṕσ₁₈ṿ.ḉom [Ẅσσ₁₈.νɨ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