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珂做了个梦,梦里的他还是小胳膊小腿,却是在嚎啕大哭。
    周围一片血雨腥风,厮杀声此起彼伏。他只听到领军的人下达着命令要斩草除根,全部杀光。
    梦里,他的小手被紧紧塞住了一个木牌,木牌已经被血染,唯有上面的坤字被鲜血印染的格外刺目。
    梦的后面是什么他不记得了,人世沉浮,梦中那些人用命守护的坤字秘密,到如今不过是尘埃罢了。
    他在梦里反复挣扎,惊惶未定的时候,还有人也在醉生梦死。
    纹轻孤终是同意了家族长辈,在他及冠之后备上了一名通房丫鬟。说是丫鬟,却完全不是处子,而是通晓房事有经验的妇人。妇人在这一晚起的就是教导作用,让贵人明白房事的奥妙之处和各种方式,俗称开窍。
    纹轻孤觉得自己并不是在逃避,他先一步意外知晓了床事,却一知半解,他把自己这些时间辗转反侧、夜不思眠的原因归咎于没有真正的体验,如果体验到了,也许他就能放开对则夫人那违背伦理的禁忌心思。
    跨间跪地还在吞吐着他性器的妇人极其卖力,这一夜她的职责就是要让贵人懂得房事一切,明早贵人若是对行房一事还有疑虑,她只有死路一条,但只要是贵人对她满意,从此她就可以脱离贱籍,犹如重生了一次。
    故而她拼了命的取悦眼前纹家闻名天下的泽世明珠,这样玉琢一般的世家公子,若不是她是罪臣之后,落入贱籍,也幸得嫁为人妇,一直是身家清白,否则绝对不会被纹老夫人挑中,得到终其一生也难以触及的男子。
    纹轻孤觉得浴火在心口不停攒动,累积爆发,可是对象去不是胯下的女人。他将目光落在了床边放置的酒壶上,他突然很想醉,酒醉花下眠,一醉解千愁,拿过酒壶,仰头就饮,问谁使君来愁绝?
    他想起刚才看到的春宫图,图上艳丽香艳,入了他的眼中,又仿佛没有办法入他的心。他不可避免的将梦中的人儿代入其中,想着自己手掌摩挲扣着则夫人的柳腰,那么软若无骨,掐着那腰身,听着那嘤嘤零碎的呻吟声,毫不客气的挺身在那潺潺流水的嫩穴内肆意冲刺,贯穿。
    在濒临爆发的刹那,纹轻孤出手掐住了胯下女子的下巴,将积攒了的元精彻底喷射而入,直入喉管之内,呛的那妇人咳嗽不止,泪洒满面。
    稍作喘息之后,妇人规规矩矩的跪地,双手慢慢抚摸上贵人那双修长的双腿,按照教导的内容,刚才不过是让贵人暖身罢了,她要做的是让贵人懂得如何肏女子的身体。却不想下一刻双手直接被拂开,她有些惊讶,忘了规矩,仰头直视对方,一眼之后立刻吓的哆嗦了身体,跪趴在地不敢抬头。
    刚才那一眼,她居然在素来有风姿秋水般神韵的纹公子眼里看到了杀气,一抹不为人所知的阴沉。
    “今日罢了。汝且穿衣。”纹轻孤声线沙哑的声音从她头顶处响起,随即是衣裳窸窣之声,床边归为了平静。妇人不敢抬头,也不敢动弹,她没有得到贵人的命令,自然是不敢今夜踏出房门,唯有这样几乎赤裸的跪着。可是没有半晌,头顶上又传来了一声清冷命令:“汝且穿衣。”许是声音太过冷清,镇定,吓得妇人赶紧七手八脚的将自己衣裳穿戴整齐后继续跪趴在地。
    随即就是熄灭了灯火,夜晚风轻,万籁静寂,唯有纹轻孤无声叹息。
    破晓青白色,吹寒冷桃花。管事的李嬷嬷带着一群丫鬟小心翼翼的扣响了纹轻孤房门,里面传来了一如既往清冷声音:“进——”
    除了管事李嬷嬷外,所有人都低垂着头,小心翼翼踩着步子走了进去,深怕惊动了床上的贵人。李嬷嬷只是一扫眼,就发现了不对劲,她面色微变,目光已经盯住了跪地的通房妇人。
    她是纹老夫人跟前的大婢女,从年轻到现在也是看着纹轻孤长大,面对如此优秀的纹家少爷,老嬷嬷自然是温声细语的发问:“少公子,是不是这个贱奴没有尽到本分?”
    气氛瞬间紧绷起来,在场所有人都清楚纹轻孤一句话可定跪在地上女子的生死。一般来说,男子对于得到他童子身的女子,多少有些怜惜之意,即使无关喜欢,也会因此而留有些许情面,不会让那女子死去,更何况是世家公子中闻名的皎皎君子、慈悲心肠的纹轻孤,即使不满意也会出言留下对方一条性命。
    纹轻孤躺在床上,晨曦从窗户中照射而下,缕缕光芒将他那张格外仙资脱俗的脸蛋渡上了一层金黄,圣洁庄重,他眉眼无辜,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忧郁,在这空寂的房间了发出了冷然清泉般声音:“嬷嬷,吾昨夜未知全貌。”
    字正腔圆、干脆明了,此话一落,跪了一夜发抖的女子不可思议的冒死抬头,惊慌失措的发出了求饶声:“公子,求你慈悲啊。救救奴。”
    李嬷嬷眼底抹开厉色,手一挥立刻有早做准备的侍从上前,直接用布塞住了那女子嘴巴,不让她胡言乱语惊着了贵人,随后像是拖条死狗一般将人往外拽走,一路之上女子奔溃摇头,她才明白昨晚那一眼她并没有看错。
    纹轻孤就像躲藏的狼,凶狠狡诈,不为外人所知罢了。
    没有得到主人认可的通房下场就是被活活打死,也算是对方亵渎了贵人玉体的惩罚。纹轻孤起床洗漱的时候,侍从就来通过已经处理好了,他轻声应了一下,神色冷淡的看向镜中的自己。
    昨晚那一刻,他升起了无比厌恶之意,胯下的女人不配触碰他的身体,就仿佛他本来碰着的人唯有梦中禁忌的那名女子。杀意蔓延而开,他容不得他的完美有一点污点,所以那个女人必须死。
    今日上完晨课,心神不定的纹轻孤去了纹家藏书阁。杀人的心虽起了,可是事后他却自责,他觉得自己陷入了魔怔,像是压抑的野兽被释放而出,他不得不承认他就是对已是人妇的女人起了贪念,这份贪念来势汹汹,已经吞噬了他的理智和良善,而他还一味放纵,无法自拔。
    藏书阁内应该有得到高僧的经书典籍,兴许可以借此来慰藉心灵。
    他在路上又遇见了心心念念的女子,她拂柳迎风而来,身旁站着已经高出她半个头之多的鸣珂,两人似乎在琢磨什么,带着笑容,鸣珂的眼里仿佛透着光,仿若无人的只关注着跟前的女子。可两人一见到他走来,立刻收起了笑容,尤其是刚才还笑脸如花的女子,垂首恭敬,像是木雕一般冷冰冰的行礼。
    他用了毕生的忍耐力才没有失控,一进入藏身阁内,他无法自控,刚才那个场景触碰到他已经摇摇欲坠的心弦,他脑海一片空白,只想着用昨晚所见的所有床事办法狠狠将人压住,禁锢在他怀中,让她在他身下眉眼里带上餍足的娇媚,像是画板上那些赤裸的女子那般露出色情而淫荡的表情,彻底的被他玩坏。
    呼吸滚烫,手不由自主的翻砸着大片的古籍竹简,发出竹片碰撞的刺耳声音,待纹轻孤喘着气发泄完心头愤恨后,理智慢慢回拢,周围一片狼藉,像是被人打劫一空。
    深吸了口气,纹轻孤视线突然落在最角落一处架子上,那里似乎有一处黑漆漆的裂缝,待他走进一看,才发现居然是一处暗隔,暗隔内放了一些从未见过的竹简,被小心翼翼包裹着。
    纹轻孤好奇的从里面掏出那些竹简,打开后令他神色一变,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惊天秘密。
    竹简分为叁册,第一册讲述了有一个神秘的坤姓家族,世代守护人类得到成仙的秘密,后有一代族长因为贪恋俗世繁华就被先帝所用。第二册就详细记载了先帝在坤族族长守护成仙的法宝之下即将修得正果,为了掩人耳目,打算昭告天下假逝驾崩。第叁册就是最关键的一册,为了自己独享千秋伟业,先帝命令纹将军屠杀坤族满门,并要求自己成仙之后,纹将军自刎尽忠,确保纹家世代显贵。可是最后奇怪的是先帝还是死了,未能修得正果。
    竹简的最后分明有着他祖父亲笔所写的一段话:“先帝未果,乃天地因果之报。欲得仙缘,必先得坤族血脉之人承担数百年天谴之罪。得坤族之人,可享千秋伟业,万物可得。坤族尚有一幼子存活。”
    “万事可得?”纹风冷手指摩挲着竹简最后刻下的话语,眼底闪过势在必得的神情,他所求之事若是真能够求仙问道就可以得到吗?
    *首-发:po18.vip「po18u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