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上次尝过樱桃的滋味后,江阔就愈发念念不忘了,此番抓在手?中细致和贪婪地品尝了许久。
    辛妍感觉自?己都要融化在他口?中了。
    直到?最后一丝遮避被扯下,她才如临大敌的回过神,直起腰,及时用手?挡住。
    江阔抬眸,嗓音已是喑哑,“后悔了?”
    他的眼神是不加掩饰的迷离和炽热,眼里惊涛骇浪在翻滚,全是他对她浓浓的欲望。
    辛妍都快要无力?和他对视了,招架不住地低下头。
    “不、不是。”她摇了摇脑袋,“就是有?点紧张。”
    毕竟,她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一步。
    江阔听?闻她是紧张,而非后悔不愿意,紧绷的神经像是瞬间得到?极大的放松。
    “别?怕。”他挽起她垂落的头发,露出她脸,在她额头印上一吻。
    “相信我。”他又握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和她对视着,“我们慢慢来。”
    他柔情蜜意地哄着她,又低头亲她,耐心地将准备工作再来一遍。
    直到?她彻底醉倒在他的柔情里。
    窗外烟火不知何时已经落下帷幕,暗夜里,最娇嫩的花初初绽放,缓缓地,开出最艳丽的姿态。
    第38章
    次日清晨, 床上拥在一起熟睡的男女被闹钟吵醒。
    两人微敛着眉睁开眼,眸光渐渐清明,脑子也跟着苏醒。
    一个抬头, 一个低头,四目相对看向彼此。
    眉宇间?的褶皱瞬间?舒展,看着对方的眼神染上了笑意。
    “感觉怎么?样?”江阔含笑问她?,嗓音微哑,带着事后的温柔与缱绻。
    只是, 谁知?道他还会问这个?
    也不?知?道是该说他委婉还是直白, 辛妍脸上热烫起来,说不?清是被他的话、还是被他的视线灼的, 微微低下头, 小?声道:“挺好的。”
    昨晚看到他送她?的烟火的时?候,她?还觉得,那是她?从小?到大,收到过的最棒的生日礼物了。
    没想到……
    最棒的生日礼物,竟然是后来的他本人。
    不?过现在谈起这个, 还是会害羞, 辛妍回答完,耳朵都热辣起来。
    江阔却看着她?的反应很是满意, 勾了勾唇,笑道:“那就好。”
    说着,又单手?捧着她?的脸, 在她?的额头印上一吻。
    只是这样是不?足够的, 他又托起她?的下巴, 将?她?的脸抬起,垂眼吮上她?的唇。
    先前几次, 江阔吻她?总是特别小?心?翼翼地开始,一步步慢慢来,生怕吓着她?似的。
    自昨晚她?完全接纳他后,他似乎也不?再掩饰自己对她?的冲动了,连吻都变得直接又热烈。
    辛妍也被他立即调动出?了感觉,不?知?不?觉闭上眼,沉醉在这个清晨热吻里?。
    闹铃设置的每次响铃时?长?是五分钟,直到第一遍闹铃结束,江阔才终于停下。
    辛妍以为他要起来上班了,却没想到他只是翻了个身,准备继续进行下一步。
    “今天是周五,还要上班。”辛妍及时?提醒他。
    江阔笑着抓过她?两只手?,握着她?的手?腕摁在枕边,笑问:“还有心?思想着上班,这么?敬业?”
    “那不?然呢?”辛妍委委屈屈,“我迟到了是要被扣工资的。”
    哪儿像他这种当老板的,又不?用考勤打卡。
    “那就让她?们扣。”江阔看她?这幅委屈样子更是舍不?得放开了,偏头吮她?耳朵,在她?耳畔霸道又轻柔地哄,“我双倍补偿给你。”
    撩人得很,辛妍哪儿还有心?思拒绝?
    最后是不?停有工作上的电话进来,两人被扰了兴致,才不?得不?分开。
    辛妍先一步去?洗漱,江阔接通电话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把外面的光放进来。
    通话结束后,他又给酒店打了通电话过去?。
    昨晚他抱辛妍去?浴室清洗好回来,看被子已经被弄脏了,让酒店的人拿了干净的过来换上,顺便让他们把衣物都拿去?洗了。
    等两人先后洗漱完,酒店也将?早餐和两人昨晚送洗的衣物送了过来。
    吃了早餐换上衣服出?门?,已经是八点多将?近九点了。
    再从这边到公司,又需要两个小?时?左右。
    两个人是一起走进公司的,辛妍匆匆忙忙走到打卡机前验证指纹,江阔闲适地双手?抄兜立在她?身旁,笑问:“扣多少?”
    他还记得自己承诺过要补偿她?两倍的事,辛妍红着脸睨他一眼,“等发工资的时?候再看。”
    具体的怎么?算,她?也不?知?道,要看人力资源部那边。
    江阔勾了勾唇,笑道:“那到时?候记得提醒我。”
    辛妍涨红了脸,压低着声音凑到他这边,小?声道:“我会的!”
    江阔看她?认真又害羞的模样,闷笑起来。
    辛妍只觉得被他臊得慌,快步走进办公室里?。
    江阔仍旧是那副闲散的样子,心?情?极好地跟在她?后面进去?。
    回到工作岗位上抓紧时?间?处理了一个多小?时?的工作,又到了午休时?间?。
    由于上午的工作时?间?被压缩了,两个人都相对比较忙。
    好在下午下班前,辛妍也顺利将?自己当天的工作都处理完毕。
    不?过江阔晚上还要留在这边加班,跟国外几家分公司开视频会。
    下班时?间?到了后,辛妍进去?问过他需不?需要陪,他却让她?先回去?。
    昨晚两人抱在一起就要睡着的时?候,沈玉莲给辛妍打过电话催她?回家。
    当时?辛妍才跟江阔酣畅淋漓地体验完,正是筋疲力竭的时?候,连眼皮都懒得睁开一下。
    还是江阔发现是她?母亲打给她?的,帮她?拿过来让她?接,以免母亲担心?。
    她?接通后说今晚实在太累,就不?想回去?了,在外面酒店住。
    已经有过一夜未归了,今晚再不?回去?说不?过去?,所以,辛妍给他订好晚饭和宵夜之类的后,也就听他的回去?了。
    当晚,沈玉莲还是给辛妍做了她?想要吃的糖醋排骨和糖醋鱼,因为昨天辛妍发消息给她?让她?不?用做的时?候,她?已经把食材都买回来了。
    昨天没吃上的,今天吃上了,辛妍很是开心?。
    吃完后,沈玉莲进厨房洗碗,辛妍也没闲着,收拾好家里?的垃圾,拎上两大袋下楼去?扔。
    今晚吃得有点过饱,她?扔完垃圾又顺便在楼下散会儿步消消食。
    闲着无事,她?还给江阔发了条消息,提醒他记得吃饭什?么?的。
    知?道他忙,所以也只是关心?了他一下,辛妍就没有再打扰他了。
    上楼洗澡的时?候,辛妍脱了上衣后,下意识垂眸检查了下自己前面两边。
    早上在酒店换衣服的时?候,她?就发现两边都留下痕迹了。
    先前在泳池的时?候,他就在她?这留下过痕迹,但?是因为那次只是浅尝辄止,所以那点痕迹当晚就消失了,但?是这一次,都大半天过去?了,还是能够明显地看到上面的指痕和吻痕。
    看着这情?形,辛妍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时?的画面。
    她?害羞极了地咬了咬唇,弯腰褪了裙子,移步走到花洒下。
    临睡前,她?又在手?机上给江阔发消息,关心?了一下他的加班进度,最后心?疼道:【别太晚了,早点休息。】
    江阔:【嗯,晚安。】
    辛妍也回了个晚安,这才放下手?机,准备好好睡一觉。
    只是她?躺下的时?候,动作稍大,领口斜斜地敞开,沈玉莲转头给她?整理空调被的时?候,倏然发现,她?的脖子和锁骨,都有红色的痕迹。
    “这是怎么?了?”她?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伸手?拉着她?敞开的领口看。
    辛妍却是登时?反应过来,立即用手?捂住,“啊……啊这个,就是那个,蚊子,蚊子咬的。”
    “刚刚下楼倒垃圾嘛,好多蚊子。”
    她?一慌张就变得话多,且语气夸张,而越是夸张越是话多,就越是显得慌张。
    真就是欲盖弥彰了。
    尤其沈玉莲作为她?的母亲,能不?了解她?吗?
    所以看她?这样慌张的样子,马上就跟着反应过来。
    ——这不?是蚊子咬的,是男人吻的。
    她?都这个年纪了,怎么?会不?懂?
    难怪昨晚不?回家。
    沈玉莲悲从中来,翻过身,背对着女儿,抓着枕头无声地落泪。
    辛妍还不?知?道母亲脑补了些什?么?,只是看她?躺下后,也跟着躺回去?,闭上眼开始酝酿睡意。
    忙了一天,她?入睡很快。
    次日上午,辛妍到公司后,想着江阔昨晚加班到那么?晚,可能办公室现在会有点乱,需要清洁整理,于是第一时?间?过去?敲开了门?。
    敲门?进屋也就是习惯性动作,因为她?以为他还没来,但?是当她?把手?放在门?把手?的时?候,却听到里?面出?来了一声:“进!”
    辛妍有些意外,推门?进去?,见他正从休息室出?来,垂眸整理着衬衫的袖口。
    看他脸上、额头发梢微湿,一身清爽,辛妍反应了下,问:“昨晚在这边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