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节到来之前,父亲那场车祸的案子二审结果也出来了。
    仍旧维持原判,需要赔付原告一百二十?万。
    而原告那边也接受了这个判定。
    春节期间的高铁票很难抢,辛妍这次就没有抢到。
    好在她在过年前就已经把父母送回家了,最后决定自己开?车回去。
    她是除夕的前一天回去的。
    一路上异常塞车,原本从南洲到东霖,只是四五个小时的车程,但是早上八点就出发的她,直到晚上七点多才终于?回到家。
    母亲早早做好了丰盛的晚餐,即便她堵在路上的时候交代过不用?等,还是等到她回来了才吃。
    开?了一天车非常疲惫,辛妍当?晚洗了澡后早早就躺下睡了。
    第二天醒来收到江阔的消息。@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过去几天,她和他日常都有在联系,会分享一下彼此那边的情况。
    辛妍躺在床上跟他闲聊了会儿,直到母亲过来敲门叫她吃早餐。
    辛妍跟江阔道过别?,然后起床洗漱去了。
    家里里里外外早在她回来之前,就已经收拾打扫干净,年货已经备好摆上了桌,也就还有春联没有贴。
    辛妍吃过早餐后,自觉拿了春联去贴。
    母亲推着父亲下楼散步回来,看她把春联贴上了,笑?说?:“这一下马上就有了过年的气氛。”
    辛妍回过头,笑?说?:“是呀。”
    由于?车祸之后,沈玉莲跟亲戚们借过钱,亲戚们现在都绕着她家走。
    所以今年她们也就不准备怎么走亲戚了,也就年初二去外公?外婆那里拜一下年。
    外公?外婆在乡下,辛妍开?车载着母亲过去。
    车子开?到院门前的时候,其他几个刚到的亲戚听到声音齐齐看过来。
    “谁呀?这是谁的车?”
    “四个圈圈的,好像是奥迪呢~”
    “哎呀,是阿莲呀!”
    “喲,辛妍开?着奥迪回来了!”
    几个长辈边议论着边笑?着迎接,她们的孩子跟在左右,懵懂地看着。
    “妍妍不是今年才毕业嘛?这怎么就开?上奥迪了?”小姨笑?着亲昵地走过来,挽上辛妍的手,“这么厉害的?”
    辛妍扯了扯唇角,“公?司的车。”
    “嗐,那公?司也是信任你,愿意给你开?,你在公?司肯定特别?受器重?吧?”二舅妈也赶紧搭腔。
    辛妍浅浅一笑?,“还行。”
    “哎呀,你看我怎么说?的!”大舅喜笑?颜开?,“妍妍这小姑娘打小就招人喜欢,长得漂亮读书又好,现在工作也那么棒,真是很优秀的!”
    “是啊是啊。”几个大人附和着,还扯自己身边的孩子,让他们跟辛妍多学?学?。
    然而,辛妍仍记得母亲说?过,这么多亲戚里面,也就只有二姨借了几千块,其他人听到要不发个一两百打发一下,要么是立即借口?有事挂了电话。
    现在一个个的,都对她们热情得跟什么一样。
    “诶?你们怎么都站在外面呀?”大姨妈从家里出来,招呼一声,“进来坐呀!”
    一群人陆陆续续进去。
    坐下后,有个十?来岁的小表妹指着辛妍脖子上的项链,“姐姐,你这个珠子好漂亮呀。”
    东霖比南洲低,辛妍有点怕冷,穿了高领毛衣,所以项链放在了毛衣外面,对方也就看到了。
    周围一圈坐着的人都闻声朝她看了过来。
    “这是什么珠子啊?没见过呢?”一个读大学?的表妹问。
    “珍珠。”辛妍说?。
    “啊?珍珠?”表妹更仔细地凑过来看了看,“珍珠不是白的吗?”
    “也有粉色或者紫色的。”辛妍说?。
    “这个很贵吧?”大表姐也问。
    这个大表姐早些年曾在南洲打工,好像在五星级酒店当?大堂经理,算是见过一些世面,看辛妍今天不仅开?了辆奥迪过来,穿着的外套看着也不便宜,由此猜测这个珍珠的价格应该也不低。
    关于?贵不贵这个,辛妍还真不好说?,因?为她不懂,最后沉默了下,想到是江阔送给自己的,又笑?了,说?:“嗯,很贵。”
    “多少钱?”小姨大睁着八卦地问。
    辛妍又沉吟了片刻,说?:“无价。”
    所有人:“……”
    众人突然都有种看她吹牛皮,但又好像确实被她装到了的尴尬感。
    “呵呵。”大表姐讪笑?了两声,伸手抓了把瓜子。
    其他人也都陆续转了话题。
    辛妍看众人的反应就知道,自己刚刚那句回答并?不合适。
    现在她在大家眼里,估计像是有病吧。
    不过没所谓,反正在她心里,她现在戴的这颗珍珠就是无价的!
    是江阔亲自下海给她打捞的蚌亲自给她开?的珍珠,又亲自到手工店给她做成项链的!
    这就不是可以用?价格来衡量的!
    可不就是无价嘛!
    由于?父亲现在还腿脚不便,所以她们过来并?没有带他一起。
    而且留他一个人在家不放心,母女二人午饭也不吃了,来这边拜过年后,赶着十?二点之前,就起身告辞离开?了。
    辛妍先出去启动车子,母亲刚走出门,舅妈们就照例跟她玩起了互相推拒礼品的那一套。
    辛妍都热好车了,转头往窗外看了下,见母亲都走到院子里了,又被二舅妈追过来拿着礼品推来推去。
    辛妍笑?着摇了摇头,垂眸拿起自己的手机,随手点开?看了下。
    本来是打算随便看看打发一下时间,却忽然看到一条国际新闻的推送——江氏药业继承人和alice小姐即将联姻,今日正式公?布婚讯。
    辛妍滑动手机的手指垂在屏幕上,一动不动,整个人也僵着,目光胶着在这行字上。
    尤记得,他说?过:如果有一天我结婚了,新娘一定是你。
    还记得,他承诺过:不会离开?你。
    她毫不怀疑他在说?这些话时候的真心,只是,她和他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这时,副驾驶车门被拉开?。
    辛妍稍微回过神,下意识地放下了手机。
    沈玉莲弯腰坐进来,扯过安全带。
    辛妍双手扶上方向盘,定了定心神,缓缓踩下油门。
    车里正在回荡着一首粤语歌。
    陈奕迅的《明年今日》:
    人总需要勇敢生存
    我还是重?新许愿
    例如学?会承受失恋
    明年今日别?要再失眠
    床褥都改变如果有幸会面
    或在同伴新婚的盛宴
    惶惑地……
    辛妍突然踩下刹车,母亲和她一同,因?为惯性的作用?身体前倾,又被安全带拉回来。
    沈玉莲惊魂未甫,转过头,不明所以道:“怎么了?”
    “没什么。”辛妍伸手,在屏幕上点了点,将歌曲停了。
    这首歌最终只唱到“惶惑地等待你出现”,便戛然而止。
    第60章
    回家之后, 辛妍一直浑浑噩噩的。
    沈玉莲先扶丈夫去洗手间上厕所,让她做一下饭,她心不在焉接了一锅水放进电饭煲里。
    以至于后来沈玉莲将菜做好了?, 要去盛饭的时候,发现里面只有一锅水。
    “妍妍!”她看着这锅水都惊讶地愣住了?。
    辛妍端了?菜到餐桌又回来,问:“怎么了??”
    “你?……”沈玉莲转过头?,审度着她的表情,“你?这是怎么了??”
    早在?回来的路上, 她就?发现她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
    辛妍走过去一看, 这才发现自己坏事了?。
    “不好意?思?妈。”辛妍很是抱歉,转身去开柜子, “我现在?再煮点面。”
    最后也只能用面条代替米饭了?。
    但辛妍也基本吃不下, 简单地吃了?几口面,甚至连菜都?忘了?夹,就?放下了?筷子,说:“我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