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儒一把揪住他的后颈,直接将他连人带头一起拎了起来:“你小子……”
    陈祥:“啊~嫂子救我!还不让人说了!你看看你自己这样子,赶紧把荷尔蒙收收吧你~啊~不要~嫂子救我啊!”
    路·嫂子·杉现在完全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空救你!
    他把自己的脸藏在颜儒的球衣后面,只露出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偷偷从缝隙中朝外探,见颜儒骂骂咧咧的,拎着陈祥走远了,这才敢放下球衣,径直看着他。
    谁料颜儒突然回了一下头,路杉来不及收回视线,两人就这样凝望着彼此!
    颜儒露出一个颇有些痞气的笑来,两指朝路杉点了点,潇洒地继续朝前走了。路杉却仿佛被颜儒的这个眼神勾住了,一直呆呆的望着。
    鼻尖还留着淡淡的、颜儒身上独有的味道。混合着汗味,却一点儿不让人觉得难闻。路杉的心在胸腔里打着兵乒球。他抱着颜儒的衣服,忽然感觉这衣服是不是坏了,不然怎么会这么烫手呢?
    这次比赛的结果毫无意外:颜儒所在的那队赢得了胜利。他干什么都那么游刃有余,就像一个傲气的常胜将军,有他在的地方,队友总是很安心。
    这也是为什么即使他沉默寡言也依旧拥有一大票拥趸的原因。
    很少有人会拒绝追随这样一个可靠的强者。
    照例是颜儒开车送路杉回家。只是与上次的沉默不同,路杉开始找机会与颜儒说话了。
    “你真的好厉害!”这句吹捧完全出于本心,路杉觉得他也要成为颜儒的粉丝了。
    颜儒淡淡的笑了声:“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
    路杉简直难以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怎么可能?!没有人能不喜欢你!”
    颜儒:“是吗?我不是一个好性格的人。媒体也经常报道我:耍大牌、冷面阎王。”
    路杉:“那是他们不了解你!只要了解了真正的你就会知道,你并不是一个坏心眼的人,你只是不太会和别人说话!”
    他不知道为什么情绪激动起来:“就那天晚上,我喝醉了,你明明可以不管我的,但是你还是把我带回家了,没有就那么把我丢在外面。那时候我们才见面第一次。几乎是陌生人。对陌生人都能这么善良,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
    颜儒在开车的间隙淡淡瞥了他一眼:“我以为你不喜欢我。”
    路杉:“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当然……一开始……我承认……一开始我的确不怎么喜欢你。”说到这里,他的脸有点儿红了:“但是……”
    颜儒心情像是变得很不错。他饶有兴致道:“但是现在你喜欢我了?”
    这句话太暧昧了,在路杉的耳朵里。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要怎么招架了!他偷偷拿余光去瞟颜儒,却见颜儒神色如常地开着车,仿佛刚刚那句话只是一句随口的玩笑。
    是了……如果颜儒是个直男,他根本就不会有那么多敏感的小心思好吗!
    路杉在心里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但再开口的时候,依旧是结结巴巴的:“但……但是,我现在觉得你可以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唔。”颜儒淡淡地点了下头。
    路杉:“我……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我是说,嗯,除了演戏的关系之外……”
    颜儒突然靠边,把车停了下来。
    他转过身去,眼里含着一丝笑意,郑重地回答路杉:“只要你想。”
    第18章 小鹿乱撞
    颜儒把路杉一直送到楼下。
    分别前,路杉扬了扬颜儒之前扔给他的球衣,“喏,你的衣服还在我这儿。”
    颜儒:“你拿着吧。”
    路杉大笑:“刚开始做朋友,就让我帮你洗衣服了?”
    颜儒表情拽拽的,像按篮球一样按了按路杉的头。
    “嗷~!”路杉连忙从他的胳膊下跑开,“干嘛动手,给你洗就是了。”
    颜儒:“它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什么?”路杉以为自己听错了。
    颜儒的表情却很深沉。他紧紧的盯着路杉的眼睛,重复了一遍:“它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路杉:“我的?它……可是我都没有踢过球。我不喜欢足球呀。”
    颜儒:“你知道为什么我会穿18号球衣吗?”
    路杉此刻是真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颜儒的神色很认真,让人避无可避。他只好稍加揣测:“呃……你喜欢的球星就是18号?”
    颜儒:“……”
    颜儒低声道:“算了。”
    路杉:“你到底在说什么啊!神神秘秘的!”
    颜儒又用力揉了揉他的脑袋,像揉一只懵懂的小狗,路杉觉得突然一下子离眼前这个男人又变得很远了。颜儒脸上是他看不懂的沮丧。
    颜儒:“快回去吧,休息一会儿,你就要上班了。”
    路杉:“嗷……”
    颜儒把手收了回来,随意朝他摆了摆,就要往外走。
    路杉:“颜儒!”
    颜儒转过头来,静静地看着他。
    路杉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产生把他叫住的冲动。气氛变得很奇怪。他只是下意识的觉得:不能让颜儒就这样走掉!
    如果让他就这么走掉……好像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至于是什么“不好”,他也说不明白。
    路杉的声音也有点艰涩。但他依旧努力打起精神:“嗯……我是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