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一个女孩子就带一个去足球俱乐部吗?!
    亏自己当时还为此心潮澎湃了半天,亏自己,亏自己还珍藏着当初那件18号球衣……
    路杉只觉得自己吃了屎一样的难受。他维持不下去所谓的冷静了,简直就想立刻退出对话框。
    于是他慢慢的打出一行字:“明天就去,怎么样?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公主陛下回的很快:“什么条件?你要什么我都愿意。”
    第26章 一刀两断
    按理说,得到这句回复,就算触发了完成任务的条件,路杉不必再与“公主陛下”多费口舌了。
    但看到这句“什么条件?你要什么我都愿意。”,一下子他就像心里有火在烧似的,烦躁地不行。
    他忍不住又回了一句。
    颜儒:“是吗?”
    公主陛下深情表白:“当然啦,你是我在世界上最爱的人了。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好啊!
    好一个世界上最爱的人!
    颜儒咬牙切齿,把手机的对话界面对准摄像头,示意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然后狠狠的将手机扔回了颜儒怀里。
    颜儒:“……”
    莫名其妙被瞪,莫名其妙被砸,好无辜。
    路杉显然气得不行,看也不想再看颜儒一眼,直接走出了拍摄的练舞室。反正属于自己的这部分节目已经拍摄完了,现在冲出去也算不上失职。
    颜儒一头雾水,紧跟着冲了出去,路杉越走越快,最后几乎在院子里飞奔了起来,节目组租的这个别墅自带花园,占地面积很大,路杉在观景植物间穿梭、一直跑到了围墙处。
    这里没有一个人。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此时都在别墅里紧张的拍摄。
    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路杉狠狠的朝围墙打了一拳,没有任何意外,他的手背上顿时皮开肉绽,殷红的血一下子涌了出来,他不解气,几乎是自虐一般报复自己,再次挥起了拳头。
    这一下,路杉的手被拦住了。
    颜儒眉头紧皱,有力的臂膀笼罩着路杉,毫不费力的将他的手带了回来。
    颜儒看到路杉伤痕累累的指关节,语气也不好了:“你发什么疯?!”
    路杉大笑几声:“我发什么疯?!我真的是疯了,我早就疯了!我要是没疯,怎么会陪你这个公子哥儿玩过家家?!”
    颜儒:“你冷静点!”
    路杉:“你放开我!”
    他像一只被猎人紧紧锁住的猎物,哪怕知道自己毫无还手之力,也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着,连厮带打扇了颜儒几个耳光。颜儒的火气也上来了,他“咚”的一下,狠狠的把人掼到墙上,“你到底在闹什么?!”
    哪怕在这么生气的时候,他也用手心垫住了路杉的后脑勺,听起来声音很大,实际上路杉并不怎么疼。但那“咚”的一声,却像一声重锤,狠狠的砸在他的心上。一下子,他也不挣扎了,只呆呆的凝视着眼前的男人。
    颜儒永远是一丝不苟、把自己打理的整整齐齐的。哪怕是剧烈运动过后满头大汗,也只让人觉得有一种优雅的野性,依旧赏心悦目。
    现在的他却是狼狈的,他喘着气,像一堵巨大的墙,把路杉按在身后的石砖上,脸上还带着几道血痕,是挣扎时路杉不小心抓伤的。
    路杉不动了,颜儒也松了口气,眼神里浮现出一丝担忧:“你今天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路杉自言自语道:“对,我病了。”
    颜儒:“什么?我一早便要送你回去……剩下的节目别录了,耽误不了多少事,赶紧上医院。”
    路杉怔怔的凝视着眼前的男人。
    这不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颜儒——两人营业了几个月,亲密接触也做了不少,但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仔细的观察颜儒的脸,剑一般的眉、饱含担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
    他看得那么仔细,甚至想要连颜儒脸上有多少根汗毛都要看清楚。
    都说薄唇的人薄情……但几个月相处下来,路杉早已明白:颜儒不是薄情的人。相反,对于真正纳入了领地范围的人,他会给予加倍的关心。
    对旁人冷漠、只对自己特别,这是多少女孩儿恋爱时的理想男友啊?永远不用担心他会背叛,即使爱慕他的人再多,他的眼睛也永远只留在自己身上。哪怕是演戏,一个人下意识做出来的反应也难以作伪。
    路杉清楚的明白:颜儒真的是一个这样子珍贵的好人。
    尤其在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社会。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哪怕自己只是一个“合作对象”,一个慢慢升级的“朋友”,也在颜儒那儿得到了太多的关爱。
    他曾经想要独占这份温暖——怀着一丝难以告人的小心思。
    但现在,看到了“公主陛下”的留言以后,他改变主意了。
    他和颜儒注定不会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本该走康庄大道。颜儒那么好,那么招人喜欢,又有人能真心爱他,自己怎么能卑劣的把他拉下深渊?
    他该在合适的年纪、与一个合适的女孩儿结婚,他们会真心相爱,会被所有人祝福。那个女孩会为他付出一切,他会得到真正的幸福。
    那个女孩已经出现了。
    自己这个卑劣的、拼命汲取着颜儒给予的养分的寄生虫,阴沟里的小老鼠,也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