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颜头的眼里带着审视:“你能担当得起他的喜欢吗?”
    他的词用的很巧妙,是“担当”;“担当”的也不是别的,而是颜儒的“喜欢”,是颜儒的心意。这是颜爸爸对于自己幼崽的袒护与爱:你能对得起我家孩子的心意吗?你能给他回馈同样的爱吗?
    至于其他的;钱、权,则不是颜爸爸首要考虑的。他在乎的,从始至终只有自家孩子的幸福罢了。
    路杉坦然地接受了颜父审视的目光;他坚定的与眼前这个充满危险的男人对视,一字一句道:“我将用我的余生来爱他。”
    老颜头便笑了:一下子,紧皱的眉头松开,凌厉的目光也消失了,他一下子变得就像街边随处可见的汗衫蒲扇大爷,充满了亲和力。
    他温柔道:“那么,欢迎你来到我们这个大家庭。以后就叫我爸爸吧。”
    即使心中怀着审视,颜爸爸和颜妈妈都没有提及路杉的家世——没有问他的家人,也没有问他的童年;不得不说,颜儒之前的准备工作做得很到位,颜家的两位家长也都是明事理的温柔好人,很好的避免了路杉的尴尬。
    颜太太拧了一下老颜头的耳朵,横眉竖眼道:“对人家那么凶干啥?!别把我家乖孩子吓着了,你就爱逞威风!”
    说完又笑着揽住了路杉:“杉杉,乖哦,咱们不理他。你跟妈来,妈带你去试衣服。”
    路杉有点无措的看了颜儒一眼:为什么要试衣服?
    颜儒解释道:“爸妈晚上准备了个宴会,要把你介绍给相熟的朋友们。到时候会来不少叔叔伯伯。”
    路杉:……
    路杉:我透。
    这也太快了吧,真的是一步到位全包干啊,我本来以为只是来见一下家长,没想到初次见家长爸妈就叫上了!
    这也算了,不止叫爸妈,这下还直接就要把自己推向台前,“相熟的朋友”是什么他能不知道吗?这是要向b市上流社会的所有人宣告:路杉就是我家的男媳妇儿。
    不管别人的想法和议论,也不在乎成为所有人饭后的谈资,就是要坚定的通告大众:以后,路杉就是我们颜家的孩子了。想欺负他的,给我看着点。
    这不就是现实版的灰姑娘,2020年的野鸡变凤凰吗,真是太梦幻了。
    怪不得颜儒这么野。这股子拽劲儿,他吗的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啊。
    路杉感觉自己仿佛踩在云端一样——一切都太美好,太顺利了,以至于让他感到非常不现实,就好像在做一场美梦,他甚至有点害怕:会不会梦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
    颜儒则走到他身边,温柔的低头吻了吻路杉的鼻尖。
    颜儒这样一个冷漠的人,吻却神奇的带着一种治愈的力量;路杉回过神来,带着点怯意,看了他一眼,颜儒则又亲了他一下。这一下,让路杉的心又回到了胸腔里。
    颜儒:“去吧,妈妈很会搭配,一定让你成为今晚的焦点。”
    路杉像只离巢的小鸟儿,一步三回头的走了,颜太太看在眼里,非但没有生气,还用揶揄的眼光打趣路杉;路杉笑了笑,腼腆的挽起了颜太太的胳膊。
    这下倒换颜太太怔住了——颜儒实在是太成熟了,也太独立了。他从来不会像别的小孩儿一样撒娇,更不会主动去挽颜太太的胳膊;就那一下,颜太太的鼻子竟然有点酸。她看着身后面带笑意、明显鲜活多了的儿子,又看了看靠着自己,乖巧又可爱的路杉,真的是怎么看怎么满意,怎么看怎么喜欢。
    她亲昵地点了点路杉的额头:“真贴心~你且等着,妈保证给你好好搭配,你喜欢什么样的风格?”
    两个身影依偎在一起,转身上了二楼衣帽间。
    颜儒一直盯着路杉的背影,直到他们转过转角,再也看不见了,连声音都听不清晰,这才收回视线。
    颜儒:“谢谢你们。”语气是前所未有的郑重。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父母顶着多大的压力:在上流社会圈子里,玩男人的,不是没有;但那都是“玩玩”,是“消遣”,真正承认同性爱人身份的,不能说没有,但绝对少之又少。
    老颜头虽是严父,却在此时展现出了超时代的包容与尊重。他像个真正可靠的长辈一样,用自己的力量为家里的孩子撑起了一座避风的港湾。
    第52章 灵魂吸引
    颜儒倚靠在门边,看着路杉被颜太太搀着,羞涩的笑着走了出来。
    路杉来的时候只穿了一件简单的衬衫,脖子上系了一条丝巾;在更衣室里摘下围巾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又被颜太太揶揄了。但知晓了颜太太的心意与温柔之后,路杉倒并没有觉得有多么难堪。
    颜太太果真是使用了十成十的力气为路杉打扮。
    自家那个冰山脸臭小子,从小就拽得二五八万似的,颜太太根本没有机会体验养成的乐趣与幸福。好在上天知道她的“苦衷”,为她送来了路杉;面对自家老攻颜儒的妈妈,路杉自然是她要什么就给什么,从来不推辞。
    那一点自尊和傲气也被他藏了起来——毕竟颜太太也并没有藏着坏心思。路杉与她相处越久,也越感受到她的人格魅力。怪不得商场上杀伐四方的老颜头在家里乖得像只小猫咪,随意妻子摆弄呢。
    颜太太值得!
    路杉也喜欢颜太太。谁能不喜欢颜太太呢?哪怕年纪大了,颜值也一直在线;说话风趣幽默,又很有底蕴,就像一座渊博的图书馆。格外善解人意,从来不会让人尴尬。路杉乐得跟着颜家父子一起“哄”着颜太太。